【探秘广州脊】此处山泉水,常喝益长寿——帽峰山上寻山泉

【导视】帽峰山位于广州市东北部,拥有极为丰富的矿泉水藏量。山下头陂村村民几代人的生活起居用的就是山上的泉水,几乎每家都有自己的矿泉水泉眼。那么,这里的矿泉水有什么特别之处?泉眼藏在哪里?他们又如何将泉水从山上引入几公里外的家中?在头陂村村民珊姐的带领下,广州日报记者进山踏上了寻泉之旅。

广州参考 2017-11-10 10:47

帽峰山位于广州市东北部,主峰莲花峰海拔534.9米,比白云山高163米,为羊城老八区最高峰,形似竹帽,因此得名“帽峰”。

帽峰山的气势却不在于高,而在阔与深。莲花峰周边聚起海拔200米以上的山峰20多个,拥抱30平方公里的青翠,远远望去,山谷连山谷,给人苍苍莽莽之感。世代生活在帽峰山脚下的村民们夸赞帽峰山“山形美、森林茂、视野深、水质靓”。

除了自然美,帽峰山也不乏人文历史的厚重,山上有一座千年古庙——帽峰古庙、一条千年古道——麻石千步梯。

有山,就有水。但当人们夸一座山时,很少会特别赞它的水,帽峰山却是一个例外。广州地质调查院的专家表示,帽峰山矿泉水储量丰富,周边在册大型矿泉水厂有7家,且山上出露的矿泉水中偏硅酸、锶、硒等微量元素含量较多,可称得上是一座优质矿泉水富矿。这一点,让帽峰山在众山之中有了特别之处。

帽峰山下有一个头陂村,头陂村有不少高龄的老人,许多老人一辈子不改一个习惯:喝水不烧开,就用手掬一抔山泉,咕咚咕咚灌下肚,“甜到心里”。

头陂村的老人还不怕子孙飞出去了不回家,因为那些在帽峰山下长大的孩子已经喝不惯外面的水,他们每个礼拜都得回来,看看老人,取几桶山泉水回去。

户户接入山泉水,这对头陂村村民来说是最平常不过的事。许多年前,他们用的是破开的竹子,一根接着一根,把泉水从溪流中引到门前;如今他们用的是塑料管,通到院子里,随时可以饮用。

专家说,帽峰山下有一座巨大的矿泉水带,甚至有描述说是“30公里长的世界级的”矿泉水带,然而没多少人见过它的真容。我们只知道,头陂村里几乎家家都有自己的泉眼,他们用长长的蓝色塑料管穿山过林,将泉水引到自己家中。他们世世代代喝的都是甜美山泉水。

这些泉眼到底藏在哪儿?帽峰人家和山泉有着怎样的故事?近日,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小分队深入帽峰山,解开帽峰山矿泉水之谜。

一瓶矿泉水引起的“群聊”:这里没通自来水 家家户户饮山泉水

11月6日一大早,全媒体记者小分队就赶到白云区太和镇头陂村村委会,刚一落座,村民就将一瓶瓶本地产矿泉水摆上桌,瓶身上标了一行字“水以‘硒’为贵”。村民珊姐热情招呼记者尝一口来自帽峰山的矿泉水,“我们这里的水极靓!”

头陂村位于白云区太和镇东北,帽峰山西侧,下辖20个村民小组,沿着帽峰山山脚,呈条状分布,全村现有户籍人口4495人,约90%是客家人。

“帽峰山景区大门牌坊就在我们高屋组,我们世世代代为帽峰山‘守’着大门呢!”头陂村高屋组村民高志坚说起家族故事,来了劲头。他说,500多年前,两兄弟从花都区杨河迁徙到此,繁衍生息,发展成了今天的高屋组,现在全组500多村民全部姓高。

高志坚话刚说完,另一位村民冯伟容马上抢过了话匣,“这瓶水是打井打了500多米取出来的地下水!”头陂村至今没有通市政自来水,但村民照常生活,因为家家户户喝的都是帽峰山上的泉水。“家家户户都有属于自己的泉眼”。

怎么取水呢?高志坚解释,目前,离山近的村民去山上找矿泉水眼,自行引水入家。离山远的村民则凿井取水,井深百米,甚至数百米。

“小时候,村民把竹竿劈开,一节节接起来,将泉水送到家里。到了20世纪90年代,就用塑料管接水了。”

村里多长寿老人。“我家公91岁了,老人家一辈子都是接山泉水喝,从来不喝茶。”冯伟容说,自己所在的四社,最长者100岁,八九十岁以上老人很多。“村里70岁老人照样下田耕种。”珊姐说,头陂村十一社150多位居民中,就有三四名90岁以上老人。

取水:泉眼藏深山 管接数公里

14时许,由珊姐带路,记者一行出发寻找泉眼。

乘车从帽峰山铜锣湾景区大门上山,沿着蜿蜒水泥路上山,大约行走2公里,便来到一个平缓山坡,这里是头陂村杨伙寮小组。还未下车,就听到哗哗水声,记者望去,在平坡上一处民居旁,5根水管正湍急地淌着水,有游客正拿几个大桶逐一灌装。记者用手掬起一捧水,喝一口,甘甜清冽。

此处民居女主人黄姨告诉记者,“这五个龙头一年四季不停,5~9月,水量最大,10月到次年4月水量稍小。”黄姨表示,有游客来取矿泉水,自己象征性收取一块钱,水用不了,就通过地漏流入一侧山溪。

矿泉水从何而来?黄姨说,自家泉眼在一公里外的山窝里。她带着记者从一条山坡小路转入,草丛中出现一道道蓝色水管,有粗有细,部分水管接驳处还有水滴渗出。再往上走,见到一个砖石砌起的水箱,水管有进有出,黄姨说,这是矿泉水引水管的减压箱。继续前行,记者来到一个植被茂密的山窝,前行的小路在这里突然断了。

这里就是黄姨家的泉眼了。“这是1994年发现的,已经用了23年了。”

黄姨说,泉眼多藏在石头中,只能看到石头缝表面有渗水,撬开石头后,要挖一挖,才知道是不是泉眼。确认是泉眼后,还要看水量大小、水质优劣,好水才会接管引入家中。一般先在泉眼下方放口大缸,放入过滤网,接出水管,再用水泥将泉眼与大缸封起来。“接一口泉水到家,一般要用数公里长的胶管,要花1万多元。”不过后期维护很麻烦,每年都要把水泥敲开,检查泉眼状况,如果家中泉水断流了,还得沿着水管一路往上检查。“要是泉眼枯了,想去再找新的,就难了”。

在高屋组一户居民小院内,记者看到一幅这样的景象:矿泉水引入家中,由于山泉水源地势高,泉水不用二次加压可直接上楼,注入楼顶水箱。楼上水箱满了,则有水管导入楼下,为了承接溢出的泉水,村民造了一方小水池,池中有假山,水中养起锦鲤。水池中插了一个漏水导管,水超过一定高度,便会流出,最后导入铜锣湾水库。

村民知道山泉水并非“取之不竭”,“过度开采到后来只会没水可喝”。在寻找泉眼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不少地方标有“水源重地 禁止开垦种植”等字样。太和镇也在帽峰山周边严查污染企业,确保水源干净无污染。

即使如此,头陂村村民还是盼望村庄能够装上自来水。“引泉入户维护成本太高,泉眼水量也不稳定”。

专家采访

“帽峰山下太和柯木塱龙洞至越秀山地下蕴藏着一个巨大的矿泉水带,长约30公里,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矿泉水带,蕴藏量估计在亿万吨左右。”查阅资料时发现了上述说法,记者就此采访了广东省一位研究地质环境的专家。

广州日报记者:帽峰山“蕴藏一个巨大矿泉水带”说法有依据吗?

专家:这个说法由来已久,大家也普遍认可。据我了解,这个说法是老一辈水文地质专家根据历年相关工作资料和经验估测出来的,尚未做过专门针对整个帽峰山区域的详细水文地质专项调查。不过,帽峰山一带矿泉水资源的确丰富。得天独厚的地质背景条件造就了宽阔山体,加之良好的植被,形成了丰富的水资源,帽峰山上游有铜锣湾水库、沙田水库、和龙水库,还有较小的水库星罗棋布。

也有发现位于帽峰山周边的钟落潭镇马沥村、良田村,太和镇的白山村、头陂村以及天河区龙洞街律露泉等都有泉水出露。帽峰山周边一带在册矿泉水厂约有7家。

广州日报记者:帽峰山矿泉水水质如何?

专家:在水质方面,我们也有对帽峰山周边矿泉水厂、泉水出露点进行了监控,定期取样检测水质状况。总体来说,这里矿泉水中偏硅酸、锶、硒等微量元素含量较多。

广州日报记者:帽峰山的矿泉水是怎样形成的?水量受不受雨水影响?

专家:矿泉水形成过程是复杂的,地下水或地表水渗透到岩层深处,在岩层中经过几公里、十几公里甚至更远距离的运移,经过长时间与围岩接触,经溶滤作用、阴阳离子交换吸附、生物地球化学等一系列物理、化学作用,使岩石中的一些元素进入水中,达到一定浓度后形成各种类型的矿泉水。因此,降雨量大小并不能影响泉眼水量。

广州日报记者:村民引泉水入户使用,是否影响矿泉水资源?

专家:村民引到家中的矿泉水多为山坡上外露泉水,这些泉水即使村民不引用,也会流入山溪。所以,村民使用自然流出的山泉水对储量影响不大。当然,这些矿泉水如果自然流出来,可以滋养山林植被或灌溉山脚农田。

如果是打深水井过度抽水,可能就会影响周边有联系的泉水水源。矿泉水有不同的运移路线,过度开采某一个水层,就会影响同一含水层的水量,造成水位下降,也会降低水源水质。

文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桂来
图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庄小龙
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高凯珅 郑洪达 庄小龙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高凯珅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会员登录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