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奥会】范可新、曲春雨被罚犯规无缘决赛,裁判究竟有没有问题

2月13日,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赛场频频出现中国选手被判犯规无缘晋级的悲情一幕,在女子500米半决赛和男子1000米预赛中,中国队共有4人被罚出局。这不能不令人生疑:在一向以“做小动作”出名的韩国人家门口,多次遭遇“不共判罚”,是不是裁判在使坏?结果出人意料。

广州参考 2018-02-13 23:45


范可新冲击金牌未果。

赛后,范可新表示,我不去解释什么,裁判认为我和对手有接触影响了对手,每个运动员超越多多少少会有身体的接触,看裁判的尺度,我不去解释;起速时和对手身体有接触,反而对手超越我,(被判法规的)这样的结果是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的,毕竟,我们这四年的努力都会在今晚全力以赴;我不想(今天的情况)影响接下来的3000米接力,我们会全力以赴去冲击接力赛。

如今,“五连冠”梦碎,中国队员黯然神伤。曲春雨匆匆从混合采访区走过,双眼通红,一言不发。

进入1/4决赛,裁判共判罚4人次犯规,其中2人次发生在中国队选手身上。

这也引来中国冰迷的大肆吐槽,加上之前中韩短道速滑队就有颇多过节,客场作战和韩国队争夺金牌,“被裁判黑了”成为众口一词。

但骂声未落,女子500米决赛再次意外。

意大利选手方塔娜始终领先,率先撞线;而韩国名将崔敏静以第二名完赛,但比赛结果迟迟未能公布。

经过2分钟的等待,紧盯大屏幕的荷兰队和加拿大队队员兴奋地跳了起来,崔敏静则黯然退场。原来,裁判向崔敏静亮出红牌,判她犯规,无缘奖牌。

本届冬奥会短道速滑裁判分为两个组,女子组裁判长是美国人阿兰·格莱福斯海姆,第一副裁判长是匈牙利人,副裁判长是日本人,负责视频的裁判是荷兰人,起跑裁判来自意大利,以及一位中国裁判凌申(音译)。

应该说,裁判组成员来自美国、欧洲和亚洲,保持了各方的均衡,务求比赛的公平公正。裁判的判罚与视频回放的情况保持一致,并无明显不妥,因此,中国队赛后保持理性克制,并没有申诉,也是明智之举。

当然,也有冰迷认为,本届冬奥会的判罚尺度非常苛刻,特别是在对中国名将进行重罚后,又对东道主选手下手,令人费解。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本届冬奥会的裁判执法尺度收紧,而亚洲选手在这方面没有及时跟进,显然是吃了没有吃透裁判规则的亏。

文: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特派全媒体记者 孙嘉晖 白志标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孙嘉晖 白志标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会员登录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