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面孔】泪奔!同为火车司机的两父子,除夕这天广州站遇见,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广州日报 2019-02-12 18:34

欧阳录湘、欧阳旭两父子同是广州机务段广州运用车间乘务人员,他们分别在广深客车队和京广客一车队工作。欧阳录湘(父亲)今年51岁,是广州机务段广州运用车间广深客车队机车司机;欧阳旭(儿子)今年25岁,广州运用车间京广客一车队机车司机,2018年,是他作为新司机的第一个春运。今年春节期间,父子俩又一同奋战在春运第一线。

子承父业当起机车司机

对于欧阳录湘来说,20多年的火车司机生涯让他早就习惯了以车为家和在火车上“走四方”,甚至在火车上过春节。“当初选择这个职业,就决定了我与家人聚少离多,要常年自己一个人生活,家里有什么事情也要他们自己扛。这份工作就是需要我们舍小家,为大家。”他回忆说。

欧阳旭告诉记者,他从小受父亲影响,觉得当火车司机很威风,能够去到全国各地,尤其是当火车进站时拉响汽笛的时候,格外豪迈。父亲经常跟他讲全国各地的风土人情,让他觉得父亲见识 广博。“我从小就立志长大后要成为父亲那样的人,虽然自己辛苦,却能为别人带来快乐。”欧阳旭说。在他高考填写志愿时,他瞒着家人填报铁路院校的司乘专业,最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分配至广州机务段。当父亲得知儿子的决定时,也为儿子的这个决定点赞。欧阳录湘表示,自己起初并不希望儿子工作这么辛苦,但后来,父子俩一番畅谈后,儿子告诉他,自己想当一名机车司机的愿望非常强烈,他也慢慢理解了儿子的想法,支持儿子为自己的梦想去打拼一番。

进入铁路行业后,欧阳旭在父亲欧阳录湘这位老司机的思想引领和业务指导下,以优异的成绩顺利通过了司机理论、实做考试,迅速成长为一名电力火车司机。他考司机的诀窍是:“单位老师教一遍,父亲还要教一遍”。“我父亲经验丰富,很多火车驾驶的实战经验都是从他那里得到的,在这方面,我肯定占了很大的优势。”不仅如此,欧阳旭每次出勤时,他的父亲欧阳录湘总会通过短信的形式给他编发学习要点和工作秘诀。如“挂车试闸要记风,制动减压细品风”。

以前开火车就像“铁板烧”

在家时,欧阳录湘也时常给儿子讲述时代变迁的故事。他告诉欧阳旭,如以前值乘蒸汽机车时如同“铁板烧”。那时,火车是烧煤的,一路走,一路往炉膛里填煤,当时火车上也没有空调,车窗都是开着的,车轨上的灰尘都会卷入车内,火车司机在驾驶室内也是“满面尘灰烟火色”,并且驾驶室内非常闷热,尤其是夏天,开蒸汽机车实在是艰苦,浑身是汗,就像水洗似的。并且那时火车速度很慢,最快也只有110公里/小时。  “相比之下,我们这个时代火车司机的条件要比他们那个年代好太多,他们那时开火车实在太辛苦了。他也经常激励我要珍惜这个大好时代,爱岗敬业。我也从来不觉得自己工作辛苦。”欧阳旭说。

在今年的春运中,父子俩首次均以司机身份参与春运,共筑铁路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2月4日下午,父亲欧阳录湘值乘T96次列车从深圳始发至广州站,儿子欧阳旭站台接班,在立岗交接时,旁人丝毫看不出这俩人是父子关系。工作交接完毕后,向来不在工作中给父亲添麻烦的欧阳旭,还是忍不住给父亲说了句悄悄话,提了个要求——“你今晚回去先陪我妈吃饭,明天我回来后,咱家提前吃团圆饭,贺新春。”紧接着,欧阳旭从父亲手中接过沉甸甸的“闸把”,继续值乘T96次列车平稳驶向春运大潮中。因父子两人工作交路不同,作息时间不同,家里日常的团圆饭成了“流水席”。正因如此,才有了欧阳旭给父亲提要求的那一幕。临行时,父亲还不忘交代儿子一句:“开稳点。”欧阳旭说,虽然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今年春节一家人不能团聚,但他觉得今年春节格外有意义。“我们不能回家,但千千万万的旅客却通过我们与家人团聚,这就是我们工作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监制:陈向军

文字、拍摄: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通讯员陶蔚、谢泽智、姜利康、弋俊杰

视频剪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宇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刘宇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会员登录

新闻排行